淑兰岳母便把趋向转向淑兰,淑兰和离为何要将嫁妆分前夫五成

长梧的姐姐淑兰所嫁非人,到了中秋拜月的时候,淑兰婆家来访,淑兰婆婆在席上满口胡言,竟要把明兰指配给自己的侄儿。

问:《知否》这部剧中,淑兰和离为什么要将嫁妆分前夫一半?

图片 1

图片 2

品兰气不过顶撞了她,淑兰婆婆便把矛头转向淑兰,怪罪淑兰的不是。顾廷烨夜间巡营,发现周围环境异常安静,分析周围有敌军埋伏,禀报将军却被驳回,只好假传将军指令召集将士们集合准备应战。

花钱买主动权,花钱买安宁,和离书和休书不能相提并论。

剧中片段详细描述了孙秀才一家的为人,孙秀才虽为秀才,实则是个泼皮无赖,他母亲更是个不讲理的蛮横妇人。

淑兰家中从商,生活富裕,但那时商人的地位太低,所以想找个文化人来提高声望,有钱有权的读书人肯定攀不上,也只能找孙秀才这样的没钱没权的。

但没想到是把淑兰推进了火坑,孙秀才虽是读书人,做出来的都是混蛋事,嘴边时刻挂着“有辱斯文”,自己才是真正的有辱斯文,孙母简直可以用泼皮无赖来形容,这也可以看出来孙秀才的品行与孙母的教育离不开关系。

剧中,真正的爆发点是孙秀才在长梧婚礼期间大闹宴席,声称盛家不尊重自己,对于儿子这种极不得体的行为,孙母非但不制止,还火上浇油。

淑兰一家忍无可忍,提出和离,但孙秀才一家就是不撒口,不同意,还扬言要休了淑兰。

休妻和和离可是完全不同的性质,尤其对于当时的女方一家来说,一封休书直接就封死了家中女子的婚嫁之路。

这种情况下,淑兰一家才不得不用钱解决这棘手的问题,一方面孙秀才贪财而淑兰家不差钱,另一方面尽快拿到和离书摆脱孙秀才一家才是重点,钱财和家中女子后半生的幸福,自然是后者更重要。

淑兰和离的过程中,明兰的作用不可忽视,这一剧情的安排,一方面提现了明兰的聪明智慧,另一方面也让她见识到了错误婚姻的残酷性,使得她在之后选择结婚对象时更加谨慎。

先来说一下休妻与和离的区别:

休妻是指离弃妻子,妻子就变成了弃妇。古代要达到七个条件其中的一条,丈夫或其家族才能休妻,这七条也叫七出或七弃。

七出记载于汉代的《大戴礼记》,具体是:不顺父母、无子、淫、妒、有恶疾、口多言、窃盗。

而和离是一种夫妻双方不相安谐而自愿离婚的形式。相当与现在的协议离婚。

休妻跟和离区别很大,孙家正是抓住舒兰无子和妒两点要休妻,根据当时的婚姻制度是完全可以休妻的。孙母和秀才本就是胡搅蛮缠的人,若将嫁妆全部带走,就是赶狗入穷巷,把他们逼急了对盛家也没有好处。以商人的眼界,他们不会为了眼前小利舍弃家族的利益,为了尽快达成和离协议,盛家分了一半嫁妆给孙家(大概价值一千两银子,折合人民币四十六万多),这对于世代经商的盛家来说也是九牛一毛。

都说“男怕入错行,女怕嫁错郎”,尤其是是在古代,女子最怕的就是嫁一个不好的男人,那真的是会悔恨终身,有可能还会连累到家里的其他姐妹。

之前大热的古装宅斗剧《知否知否,应是绿肥红瘦》中,其中有一小段的情节讲述的是明兰随祖母回老家的经历,她亲眼看见淑兰被丈夫孙秀才和婆婆欺负,大家想要让孙秀才同意和淑兰和离,孙秀才却怎么都不肯同意,在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,多亏明兰出谋划策,终于让孙秀才同意与淑兰和离。

淑兰是富商家的女儿,在当时商人的地位是最低的,孙秀才虽然家境贫穷,却在少年时期就考到了秀才,读书人在当时的地位是最高的。淑兰嫁过去的时候带了大笔的嫁妆,还给孙家带了仆役和几间店铺,让孙秀才母子吃穿不愁。本以为孙秀才是个长进的,没想到他中了秀才之后,就变得十分狂妄,觉得自己在这个小县城是个十分了不起的人物。他之后没有了更高的成就,习惯了淑兰给他带来的优越的生活,还用淑兰的钱去嫖娼,很少跟淑兰在一起。淑兰嫁过去没几年,就为他张罗了二十几个妾室,她却还是怪罪淑兰和她安排的这些人都没能给孙家生下孩子。

这些年,淑兰所受的委屈盛家并不是很清楚,直到那次淑兰在长梧大婚的时候回来,她的丈夫却在宴席期间撒泼,责怪大家怠慢他,还醉酒扬言这样可以让官府打大家的板子。孙母不仅不觉得儿子的行为不妥,反而因为这个怪罪淑兰,说是淑兰不同意妾室进门,才让自己的儿子不高兴。盛家怎么能让自己的女儿受这样的委屈,知道了女儿这些年所受的委屈,于是让女儿和孙秀才和离。

而孙秀才同意和离的条件则是将淑兰的嫁妆送一半给孙家,在那个时代,女子的嫁妆属于她的个人财产,即使被休了,这些嫁妆她也可以带回娘家,淑兰既然是和孙秀才和离,这些嫁妆她自己可以全部带走,为什么她要将嫁妆给孙秀才一半呢?

图片 3

孙秀才一家都是无赖,如果不给点好处,是不会同意和离的

孙母见到明兰,便想要让明兰嫁给她的侄子,还嫌弃明兰庶出虽然出生不好,但是她的侄儿看在她的面子上,这门婚事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。品兰实在听不下去,直接说出孙母的侄儿游手好闲的事实,孙母却搬出自己儿子是秀才的事情,之后一定可以提携自己的侄儿。品兰表示孙秀才那么多年前是秀才,现在依旧还是秀才,这些年没有一点进步,孙母便将责怪是淑兰整天迷惑自己的儿子,才让自己的儿子没空读书,简直十分无赖。

盛家派下人去孙家送和离书,却被赶了出来。孙母还叉着腰在门口大骂淑兰,怪淑兰进门几年都没给孙家带来一儿半女,如今自己的儿子孙秀才在外面跟别人有了孩子,淑兰却嫉妒不让女子进门,其他人实在听不下去,便说如今的好日子是淑兰给她们带过来的,她反过来大骂那个人,活脱脱的一个泼妇的模样。

长梧婚宴美满,但长梧的姐姐淑兰所嫁非人,丈夫孙志高在喜宴上发作,大吵大闹。盛家盘问淑兰才得知孙志高一直志大才疏,屡考不中,在家中对淑兰动辄打骂,婆婆也对淑兰非常苛待,处处刁难她。

盛家想尽快让淑兰与孙秀才和离

孙秀才原本一直坚持要休妻,怎么都不肯和离。如果不将店铺和仆人送回来,他表示也不管淑兰要不要回去,他也不休妻,直接将外面的女的娶进门,将淑兰晾到一边,让她守活寡。孙秀才可以一直拖着淑兰,但是淑兰却拖不起。

明兰虽然拿到了孙秀才的把柄,但是如果不给他点好处,把他惹急了将淑兰休掉,不仅淑兰,盛家的未出嫁的女子之后都很难找到好人家。淑兰的父母考虑到这些,之前一直都忍着,孙秀才不高兴就送店面哄他,可是这些并没有让女儿的生活得到改善,孙秀才反而变本加厉,

这次还与青楼女子有了孩子,逼迫淑兰同意让她进门。如果这次不尽快和离,孙秀才也会在淑兰不同意的情况下就将青楼女子娶进门,那淑兰到时候的日子就更难过了。

图片 4

盛家在当家可算富甲一方,这些钱对他们来说不算什么

淑兰的娘家富甲一方,长梧大婚,连知县都有来参加婚礼,可见他们还是有一定的影响力。从孙母口中可以知道,一半的嫁妆就有一千多两,可见盛家的家境是很不错的。所以只要孙秀才可以同意和离,不仅淑兰得到自由,盛家的其他女儿也不怕之后找不到好人家了。

因为对方是无赖,见钱眼开的人。如果对方耍无赖不愿意和离,只写休书,对那个年代的女人来说,很不利。老妇人以退为进,用那部分钱买个安宁,换淑兰顺利离开那个家。

孙家母子可恶至极,淑兰受尽委屈和迫害还要分前夫孙志高一半嫁妆,实在让人意难平。盛家这么做的原因很多,除了破财消灾,以钱换取和离书,打发孙家人的主要原因外,还有几个原因也很关键。

现在又逼迫她接纳一个妓女入门为妾,孙家本就是一个贫寒人家,因为淑兰的嫁妆和盛家的补贴扶持,孙家母子两个才能过上良田美宅,有仆伺候的生活,现在这样实在是欺人太甚。

一、博得好名声,为淑兰再嫁铺路

淑兰那个时代“万般皆下品,唯有读书高”,孙志高虽然是穷书生一个,但12岁就中了秀才,在小地方是很了不得的事,乡里乡亲都很看重,虽然没钱,但在当地有名、有地位,孙家一族人多,也有一定势力,就算对付了孙家母子,也不好得罪孙家一族。古代商贾多有不义之名,盛家是商人背景,有钱,却地位低,如果对孙家母子做得太绝,会惹人非议,坏了盛家的名声,也不利于淑兰再嫁。

古代女子再嫁地位低,淑兰只能低嫁。如果盛家赶尽杀绝,小户人家有娶淑兰的心,也没娶她的胆。但看见孙家母子行为恶劣,还被善待,和离了,还得一半嫁妆,觉得盛家一家子贤良,娶了她有好日子过,淑兰再嫁就不难。

二、盛家生财有道,不差钱

盛家宠爱淑兰,她的嫁妆给得多,一半嫁妆也一千多两银子。但他们家善于做生意,家大业大,可以越来越有钱,一半的嫁妆对孙家来说是巨款,在富有的盛家眼中却不算什么。

三、孙家母子糊涂贪婪,会自己作死

孙家母子明明有一手好牌,却硬生生被自己打烂。孙家穷得叮当响,孙志高中了秀才,哪怕没有进一步得功名,娶了贤惠的富家女淑兰,善待她,一辈子也富贵不愁。但偏偏一直苛责、虐待她。他们这样作死的性格,不得人心,不用别人动手就会自取灭亡。

盛家也是看到这点,知道他们有了一半嫁妆,不会生财,不会守财,挥霍待尽,又会过回之前的穷苦日子。盛家破财消灾,还有了好名声,孙家有了一半嫁妆,却穷得只剩钱,钱花光,好日子也到头。盛家无需报仇雪恨,看到孙家母子落难,也解气了。

相关文章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综合新闻 and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